叶檀:许小年“敢说”是法治进步还是个人作秀?

叶檀:许小年“敢说”是法治进步还是个人作秀?

羿等发表于 金龙信息网
文叶檀高国垒最近,许小年先生在浙江做了一次演讲,博得了阵阵笑声掌声,现在的企业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这连夜雨就是政府。听众越轰动,他越慷慨!减税是好事,但不同的国家不同的阶段,税收手段是不一样的。减税是不是好,要看税收怎么征收怎么用。美国减税日本加税谁也不蠢谁也不笨看看两个经济大国的税收情况。美国,川普上台后就是减税,这可以理解,他是里根的信徒嘛。但是,很多富人反对给自己减税,最典型的是比尔盖茨和巴菲特,原因就是不公平,对美国财政均衡不利。川普刚当选,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席勒写了一篇文章,为什么穷人支持给富人减税的特朗普,答案就是,美国的蓝领蠢,穷人不听劝告,蠢得居然支持反对自身利益的川普。不光是知识精英说减税不公平,连全球有名的富翁也说,川普这么减税不过是在讨好一些人。年月,巴菲特在股东大会召开时说,减税肯定对伯克希尔有很大的好处,伯克希尔的股东得到了更多利益。伯克希尔旗下的一些公司因此提高了员工薪水,大部分因减税得来的资金将被用于投资。但他个人并不看好减税措施,他秘书的税收比他还高,这是不公平的。可以肯定两个结果,美国的贫富差距会越来越大,美国政府债务会越来越重。年月初,美债规模突破万亿美元大关,过了个月,年月初,美债规模达到了万亿美元,约占的。个月增加了万亿美元,相当于印尼年全年。分析师计算,医疗保险医疗补助和社会保障的美国年度负债,加上国防支出和联邦债务利息,这些财政支出占美国联邦税收收入的比重两年前还站立在,个月前还在,因为减税政策,这一比重攀升到。美国财政收入已经不足以支付国家养老金和医保负债。美国财政之所以还能支撑,原因是可以借到钱,美联储降息降低债务负担,换句话说,美国在征收全球羊毛税。只要还有羊毛可剪,这套模式就能行得通。美国还会继续借钱。预计今年第四季度,美国财政部将发行亿美元的新债;年第一季度,再发行亿美元的新债,半年内,再借亿美元新债。所谓债多不愁,虱子多了不痒,有枪啥也不怕。同样是债务大国,日本倒是在加税,就是为了财政平衡。年月日,日本消费税税率从上升到,年月日,消费税税率从上调至。日本还在征收一个税,年第天,日本征收新设国税国际观光旅客税。凡从日本离境的,除了过境旅客,年满两周岁,每人每次需要交日元约合人民币元,明码标价,童叟无欺。日本为什么要干表面上看起来特别蠢的事因为,年加税后,日本国民很快适应,恢复了正常消费。今年收税后第一个月,月,日本两人以上家庭平均消费支出同比下降。估计日本政府打的算盘是,日本国民很快会适应。那为什么要让大家交离境税呢原因也简单,日本政府估计不会对日本旅游造成多大负面影响。现在游客尤其是中国韩国游客对日本很感兴趣。从年到年,日本旅游市场每年疯狂扩张。年度日本出境人次将达到万,离境税将为日本增加亿日元收入。日本政府拿着这亿日元,满世界宣传日本景点,加快景点建设,加快技术设备优化,提升出入境审查速度,发更多的签证,让更多的游客到日本旅游消费。年,到日本的游客只有万人次,日本希望年游客增加到万人次,明年,也就是年,日本在等待着参加奥运会的全球游客呢。所以,美国降税不笨,是在薅全球的羊毛,日本加税也不笨,是在加强基础设施建设,趁机扭转一下日本的债务危机。日本可没有美国的铸币税和枪,该加的税还是要加。中国年减了万亿税这几年,我国处于减税周期。年,减税降费万亿,相当于当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年,减税降费万亿,涉及增值税企业所得税等个税种,养老保险等个费种。今年前三季度,全国累计新增减税降费亿元,新增减税亿元,新增社保费降费亿元。年的减税降费已经完成了以上,现在,大家盯的是,明年能够降多少减税降费不是撒胡椒面,也不是全面都减,有的企业还会觉得压力挺重。这就是为了扶持制造业和高科技企业。年,主要适用于制造业的增值税税率从下调至;固定资产加速折旧政策扩大到所有制造业领域;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比例由提高到;取消对留抵退税的行业限制,同时,个税改革社保费降低等政策,都让制造业企业受惠。看看,都是对制造业和高科技企业有利的。全国层面,今年前三季度,新增减税亿元,其中,制造业与相关的批发零售业合计新增减税亿元,在前三季度新增减税中占比过半,达。今年前三季度老工业基地辽宁,制造业及与其相关的批发零售业合计新增减税亿元,占全省新增减税的。江苏省制造业及与其相关的批发零售业合计新增减税亿元,占全省新增减税的。河南省前三季度实现制造业及与其相关的批发零售业合计新增减税亿元,占全省新增减税的。以前服务业扣抵不了税,今年,索性加大抵扣幅度。自年月日至年月日,允许生活性服务业纳税人按照当期可抵扣进项税额加计,抵减应纳税额以下称加计抵减政策。当然,以前中小企业玩法比较多,金税三期一来,天罗地网,对于有的中小企业来说,实际缴纳的多了,日子反而难过了。比如,景点里头开个小饭店小旅馆,真要收起税来,够呛。这两年,最难过的是环保不合格的,盲目多元化负债率高护城河低的,没有特色的中小企业。还是,就是房地产企业了。不能否认,这两年整体而言是减税的,只不过跟出清结构转型结合在一起,有些企业感受不明显。对于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大国来说,减税降费是有天花板的。要提高效率,纳税不可能太高,只有欧洲那样的地方,完成了工业化,否则,大家创业会失去动力。叶檀财经前不久去了意大利,当地人不愿意太赚钱太创业,因为财富积累到几十万欧,绝大部分纳了税。还有,交了税,希望知道怎么用,用得是不是公平,是不是建立了法治税收体系,这决定了纳税时候的心态,大家觉得公平,征税的成本就低。纳了税,可以大规模基建,但效率得高。有檀香说,深圳的街道今年挖了明年挖;我自己亲眼看到过,上海的一个地铁站,刚建了顶,密密麻麻的全用了钢,结果,没两个月重新规划,彻底扒了重来,这就让纳税者疑窦丛生。我们老说养老金不够,要知道,农村上亿的老人基础养老金才元,养老金的分配是不公平的。在国内,单纯的说税收高低并不合适。我们不能比北欧高,中国的发展阶段养不了懒人,我们也不能比爱尔兰低,如果比爱尔兰低,基建或者城市化都完成不了。从这个角度出发,一年减税降费万多亿是比较合适的。减税这事不能信口开河搏眼球许小年敢说,当然比较有勇气。但有些硬伤,不该犯。当年周立波是敢说,但知名教授不能仅仅视敢说本身为最高褒奖。有人替许小年打圆场只有真正爱国的人,才更多地提醒国家的危机和风险,为民族担忧。是这样吗法治进步扩大了某些专家获取名利的空间,但专家并不能够撬动整个地球,逻辑证据和观点才是最重要的,在大型演讲中接连不断地抛出全国人民喜闻乐见的金句,你笑我乐闹哄哄,于事无补,于己有损!注意,股市有割韭菜的,舆论场也有收智商税的收割低价值流量的。比如,许小年在演讲中提到美国租房子的事租赁一个房子,我房租支付不了,美国就立马赶出去;欧洲不行,要给他几个月的宽限期。我们起码不能以为大家都对美国知道的少到可怜,对有些事实信口开河啊!美国各州不同,以我一家口在美国曼哈顿生活研究上学一两年,深入美国多地交流考察的经验,许小年要么信口开河,要么居心叵测!如果你熟悉美国司法体系,就会发现,有的城市一旦入住,主动权严重倾斜到租客一边。某些租客因失业或其他原因而续不上房租又没别的地方住,往往就拖着不搬走,警察不管,居委不管,房东要么安静地等着,要么自掏腰包请律师起诉,然后走漫长的司法途径其实,即使中国的实际情况也有一点像美国。你作为房东如果遇到只顾里子不顾面子的租客,你是请客容易送客难啊。社会实际,不能似是而非。许小年强烈建议,实质性减税,避免企业的大规模停工和倒闭!为企业鼓与呼,我们热烈欢迎,但作为经济学家,最好能够提出减税的力度,以维持社会均衡。呼吁实质性减税,你能给出一个量化的可操作的没有负作用的实质性减税方法吗以目前的减税力度,全国地方政府融资累计欠下的屁股债赤字有多少你知不知道要应对这些赤字得发多少国债你肯定知道。相信你也知道,中国每年中央政府赤字接近,而是国际上认为的警戒线。政府这几年除了形式上减税,也有实质性减税。喊一嗓子实质性减税容易,做到平衡落实到位,非常难。学者说人话说常识,往往有成本而且可能被喷唾沫;滥撒情怀和鸡汤,往往是成本却收获掌声和笑声。掌声和笑声,有时候,并不重要。毕竟,财经不是德云社。
发表于